他说:“这不是一家公司任意采取行动的问题,这不是一家公司50人、100人甚至10万人的问题。”“这实际上是关于在民主国家做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公民。”

1981.09——1985.07 山东大学科学社会主义系科学社会主义专业学生